加载中...
| 关注八戒知识产权
扫描二维码
扫描二维码

得知最新优惠

商标查询工具
商标查询工具

流程全程监控

我的位置: 首页 > 前沿资讯 > 行业视界 > 正文

AR童书:技术为内容锦上添花

发表于:2018-01-10 责任编辑:小豆豆
栩栩如生的老虎、狮子跃然纸上,逼真的4D动画与真实世界浑然天成,近日,海天出版社推出的AR(增强现实技术)图书《小牛顿魔法科普馆》吸引了众多家长和孩子的关注。“小牛顿”系列本是华语世界最有影响力的原创科普品牌之一,现在又有了AR技术加持,业内人士推测,它有可能成为中信出版社推出《科学跑出来》之后AR图书的另一爆款。

  


    AR图书只需利用手机等移动终端,简单地“扫一扫”,逼真的4D动画就能叠加在真实的世界中,加上音频、视频和外链等,让阅读体验实现了由平面到立体、由单向到互动的升级。与两三年前引进版权的同时引进国外AR技术不同,现在越来越多的出版社开始与国内技术公司合作,在童书出版领域掀起了AR热潮。此次与海天出版社合作的就是推出AR数字出版系统的梦想人科技公司。同时该公司还与人民教育出版社合作了AR版中小学教材《校园足球》,与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(下称中少总社)合作了AR期刊图书《我们爱科学》。


    AR酷炫的技术呈现带来了新奇的阅读体验,成为少儿出版营销宣传的一大卖点。但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除了少数爆款极大提升了图书销售量,实现了盈利,大多数AR图书投入大,收效却并不明显。业内人士认为,不能盲目乐观地认为AR技术能颠覆传统出版,对于图书而言,最重要的依然是内容。AR图书需要有好的创意和形式,才能实现技术和内容的完美结合,为传统出版转型升级注入活力。


    少儿出版热衷VR技术


    AR出版将图书从二维时代带入了四维时代,目前AR图书的主流形式是:实体图书+手机/平板+APP。以《科学跑出来》AR图书为例,读者在手机或平板上下载一个对应的APP,将APP对准书中指定的跨页后,一只恐龙就活灵活现地出现在了眼前。移动箭头,可以让恐龙旋转、奔跑或吼叫,还能和恐龙合影留念。这种生动直观的内容展示,弥补了少年儿童抽象思维的不足,能激发他们的认知兴趣,因此,AR出版非常适合童书出版,也确实成了目前童书出版领域的一大热点。


    中少总社曾与美国宝开公司合作,在畅销书《植物大战僵尸2武器秘密故事》中采用了对方制作的AR内容,可以让读者亲身体验互动游戏的声光效果。两年前,中少总社又开始与国内公司合作在科普期刊《我们爱科学》中采用了AR技术。该社期刊中心总监毛红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,AR技术丰富了阅读体验,是传统出版重要的延伸和补充。尤其经过这几年发展,出版领域的AR技术也在不断进步,内容的互动性更强,读者从之前的“看”变成了现在的“玩”,能从视觉、听觉、触觉等角度,去认知书中的知识与内容。


    接力出版社早在2014年引进“香蕉火箭科学图画书”的版权时,就单独支付了AR技术的使用费,在该系列图书中采用了AR技术,此后又和国内公司合作推出了AR图书《阿狸和小小云》。记者在采访接力出版社数字出版部相关负责人时了解到,他们仍在寻找合适的内容和技术公司,只要创意和内容合适,还会推出AR图书。


    梦想人科技公司创始人周志颖对于AR出版的发展则更为乐观,他认为,AR不是一个一闪而过的技术,而是未来人类信息交互最主要的手段。推动AR技术在出版领域的应用是传统出版数字化转型的主要途径。据他介绍,目前梦想人科技已经和国内100多家出版社开展了AR出版的合作。业内人士认为,除了少儿图书,AR出版也适合展示医学、机械、电气、化学、地理、农业、水利等专业技术中不方便直接用文字或视频呈现的教学场景。AR作为继PC、手机之后的下一个通用计算平台,将成为以后数字出版的主流之一。


    技术成本掣肘AR出版


    虽然对AR出版的发展前景乐观,但周志颖也坦陈,对于这一新兴技术,AR图书还面临内容标准不统一、质量良莠不齐、技术成本较高以及用户使用习惯尚未形成等问题。记者在当当网上搜索AR图书的销量和评论,发现除了少量的爆款,关于AR图书的评论并不多,有的AR图书即使图书畅销,也多是基于图书内容本身,对于AR的关注并不如市场宣传的火热。


    周志颖认为,AR出版在技术层面经历了底层计算机识别、渲染、内容APP、AR图书制作等步骤,有很多是需要标准化管理的,而目前AR内容缺乏统一的标准规范,从而导致AR图书质量良莠不齐,缺乏监管。接力出版社上述负责人介绍,在AR、VR技术热潮之下,一些之前做仿真技术的企业也开始转行提供AR技术服务。他接触的国内几家AR技术企业,其技术水平和商业模式都有差别。有的技术公司直接提供AR技术,并收取技术服务费,有的是希望能与出版社销售分成。据了解,为了统一标准规范行业发展,目前包括梦想人科技在内的企业和行业组织正在积极推动AR出版物标准的制定。


    对于AR技术成本,中少总社数字出版部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AR图书制作要对普通图书中的资料重新构建三维化的数字内容,形成知识化的空间数据库,因此成本比普通图书要高。据了解,最开始国内出版社在引进国外图书版权时,同时引进国外已经产品化的AR内容,成本相对较低,而且国外引进的以畅销书居多,其销量规模足以摊薄甚至忽略AR技术成本。但随着AR图书越来越多,有的出版社如果选择自己投入开发AR内容,重新建模,建立数据库,成本就会很高。而且,一本书中AR运用的场景越多、越复杂,成本就会越高。也正是由于成本的原因,目前一本AR图书中使用AR技术的场景都很有限,这让读者在感叹AR技术酷炫的同时,又感觉内容单薄,意犹未尽。


    优质内容仍是重中之重


    接力出版社上述负责人认为,对于出版社而言,AR图书最关键的是内容和创意,优质的内容借助AR技术完美呈现,才能让出版社把想要表达的内容更好地传达给读者,也才有可能提升销量,摊薄较高的技术成本。周志颖同样认为,因为出版社往往不了解AR可能运用的场景和形式,而技术公司又不懂出版市场,内容瓶颈才是AR出版的关键问题。为了策划出优质的选题和内容,他认为,应让AR技术公司与出版社进行合作,AR公司出技术,出版社出内容,双方共同开发。这样,技术公司可以帮助出版社了解AR能做什么,如何让内容的互动性更强,体验效果更好,而出版社可以帮助科技公司了解内容,熟悉出版市场。


    从引进AR内容,到合作开发,推进AR出版物标准制定,AR技术与数字出版的不断融合,传统少儿出版企业正迎来一股AR出版热。业内人士认为,一方面,不能盲目乐观地认为AR技术将完全颠覆传统出版业,一切出版都将AR化;另一方面也不能过度悲观地认为AR技术尚不成熟,前景黯淡,而应对AR技术在出版业的应用持审慎的乐观态度,加快推进AR技术在出版业的应用步伐,确保快速增长后的稳定发展。


文章来源于”中国知识产权资讯网“

标签: 版权保护